边塞冷岩

秋雨

*杰佣虐向,新人第一次发文,写得不好请见谅

*结尾be

*我家杰克今天说他淡圈了,于是诞生出了这文,可能有致郁倾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秋天的雨阴冷而散发着寒意,无声的预示着迟暮和凋零。


  奈布收拾好夏天的衣物和凉被,将它们打包塞进衣橱,再将厚重的秋冬外套拿出柜子,一件件熨好挂起来。床头的玫瑰刚被填了新水,像一抹凝固的血迹斜斜的倚在花瓶里。


  天阴沉沉的,没有开灯的房间昏暗而沉寂,摆钟嗒嗒的响了起来,在安静的房间里十分突兀。奈布看了一眼摆钟,有着许多划痕的玻璃上反射出他有些疲惫的面容。


  “五点了啊。”他抬头望了一眼窗外的雨,拿起听筒。画室的去电没有回应,是主人不在,还是沉浸创作而无暇顾及?


  奈布等了片刻,轻轻放下听筒,将绅士的一件风衣放进纸袋,拿上雨伞出了门。


  地面上许多的小水洼,奈布低着头绕开它们,雨滴落到地面分裂成小水珠跳上他的靴子,凝成一滴水再滑落下来。


  风忽然大了起来,额前微湿的发丝贴在了颊上。奈布将纸袋护在怀里调整了一下伞的位置,来到画室门前。


  奈布收了雨伞,抖落上面的雨水。他向门口慈祥的老人问好,往里面走去。


  老人温和的笑了:“是来接杰克先生的吗?他一刻钟之前已经离开了。”


  奈布愣了愣,低头看了一眼手提袋和湿透的雨伞。“谢谢您。”


  “他离开的时候好像没有带伞,你速度快一些应该能追上他。”老人温和的看着奈布,又抬头看了一眼窗外。“这雨虽说不大,可这下了好几天了,温度也越来越冷啊。秋天的雨就是这样,也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就到冬天了。”


  走出画室,雨还是像来时那样,静静的落下,流走。没有闪电和雷声,只有浅浅的雨声和阵阵寒意。


  奈布裹了裹自己的薄外套,抬头望向天空。


  “是有些冷了啊……”


  举着伞快步走回家,努力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,终究还是没能追上杰克。


  奈布掏出钥匙开门,家里像他出门前一样昏暗寂静,直到他看到房间里那个瘦高的熟悉身影。


  “杰克……”奈布张了张口,想询问他没带伞为什么没有等自己,为什么要淋雨,冷不冷。话到嘴边却不知为何说不出口。“……来吃晚饭吧。”


  绅士的目光平静的扫过他,微微点头。“谢谢,奈布。”


  奈布走进厨房,将晚饭端上桌。两人安静的吃着,像是不愿意扰乱家里的静谧,没有笑声,没有争执,没有…交流。


  奈布目光扫过床头那一朵暗红色的玫瑰,思索它能不能挺过这个冬天。


  似是时间制造出来的默契,两人同时吃完了晚餐。奈布自然的将碗筷收进水池,扭头就看见了卧室床边的箱子。


  他望向杰克,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,却早已擦不出曾经的火花。


  “杰克,你要去哪?”


  杰克沉默着和他对视,紧抿的唇边无声弥漫一丝苦涩。奈布几乎已经读懂了他的眼神,却执着的看着他,等着他的回答。


  杰克也望着他的眼睛,缓慢的走到他跟前。


  “奈布,我累了。”


  “放手吧。”


 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,寒冷似乎透过了墙壁,冻的奈布几乎发抖。


  沉默良久,奈布错开了杰克的视线,将衣橱里他的衣服放进地上的箱子。


  床头的玫瑰落下了第一枚花瓣,象征着不可挽回的流逝。


  “雨还在下,路上小心。”奈布将箱子的拉杆递给杰克,轻声说道,就像曾经送他去画室一样。


  杰克沉默着注视了奈布一会,接过他递来的拉杆和雨伞,微行了一个绅士礼。


  “再见,奈布。”


  


  毫无预兆的,奈布在床上睁开了眼。现在夜还深,窗外的雨声渐渐小了,似乎有停下的趋势。


  视线不受控制的看向身边的空位,奈布翻了个身闭上眼睛。


  “再不睡觉,明天又没法工作了。”低声安慰自己,刻意忽略了双眼湿润的感觉。


  床头的玫瑰淡漠的颓败着,掉落在地上的花瓣已经枯黄。




  杰克的离开对奈布的生活似乎没有很大影响,年轻的雇佣兵早已能够适应这里的节奏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
  只是,少了身边陪伴他的那个身影。

       画室被改造成了小店,奈布偶尔路过的时候能看到里面墙壁上挂着的风景画。@


  衣橱里整整齐齐的挂着佣兵的帽衫和紧身裤,还有一件突兀的长风衣,挂在衣橱的最里面。


  那天杰克离开后,就像是有什么在奈布的世界中抹除了他存在过的痕迹一样。杰克带走了一切可能让他想起自己的事物,唯有那件纸袋里的风衣,成为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。


  床头的玫瑰一如既往的颓败,萎缩的花瓣无力的挂在花瓶边,却依然没有凋零。


  感叹于花朵强烈的生命力,奈布像往常一样给玫瑰填上新水,无意中触碰到的花瓣却让他察觉出了异常。


  伸手将玫瑰取出花瓶仔细端详,奈布沉默片刻后肆意的笑起来。


  花瓣随着他的笑声一片片落下。


  原来玫瑰早已死去了,留下的只有失去灵魂的躯壳。


  奈布拉开窗帘,阴郁的雨天终于结束了,天空却依旧阴沉。


  一片雪花轻轻落在奈布的鼻尖上。


  “冬天到了啊……”